FM·倾听庆元|| 青竹黑头颈和歪头公之下篇(VOL.13)

发布日期:2019-09-19   

  各位听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倾听庆元,是我笑笑,我在丽水和你好,今天和大家分享的是青竹黑头颈和歪头公故事的下半篇。

  青竹这个浙西南的山村,有着多彩的四季。孩子们最喜欢的,是入冬前的景色。满眼望去,有黄灿灿的银杏,红色的枫叶,米色的芦苇,还有依旧绿的发浓的松树,然而,相较于路边的美景,课余的游戏对他们更有吸引力。青竹村后有着“小沙漠”之称的龙岗,是每一个青竹孩子课余生活的游戏空间,他们在那里肆意挥洒着童年的汗水和欢声笑语。黑头颈和歪头公若不要干农活,多半也在那儿玩耍。那时候,孩子们的动手能力都强,可以用木板和家中闲置的各种小轮子做成“扭扭车”,他们最喜欢坐在“扭扭车”上从龙岗山一路往下滑,好玩又刺激。黑头颈是个孩子头儿,他经常带着10多个同龄或是低年级的孩子与毛时薛带领的另外10几个孩子“干仗”,他们用自制的木手枪或弹弓当武器,将龙岗附近捡来松果当作“子弹”对打。在龙岗这个浑然天成的游乐场里打游击战,几乎是所有在青竹成长的孩子共有的记忆,这些记忆犹如水彩般在他们的童年时光里画下一幅幅曼妙而美丽的画作,储存在他们每个人的脑海里,伴着他们成长,也陪着他们老去。

  黑头颈那个年代孩子,打小就懂得穷则思变。他们那时多半是没有零花钱的,但是黑头颈和歪头公俩人却已经会合伙做糖豆挣钱了。他们一人出黄豆,一人出红糖,在黑头颈家的灶台上先炒好黄豆,再将红糖加水放进热锅里,等到红糖融化,水汽蒸发的差不多,而糖水也变粘稠之后,就会闻到一股的淡淡焦香,这时,便可以把事先炒好的黄豆倒入锅里拌匀。灶火摇摇晃晃,映衬着坐在灶台底下添柴的黑头颈那黑黢黢却洋溢着喜悦的脸上,温暖而充满了希望。他们将搅拌均匀的糖豆从锅里捞出来,用锅盖摊成一块大大的糖豆饼,再将豆饼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便可以拿到村里孩子聚集的地方去卖了。糖豆根据大小,分别卖一到三分钱,黑头颈和歪头公再将贩糖豆得来的钱均分,拿去买心仪已久的学习用品或糖果零食。能够自食其力买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总是喜悦的,而其中获得的成就感更是难以言喻。

  其实,黑头颈和歪头公最丰富的课余生活,还是在冬天。冬天一到,黑头颈的母亲就会给他准备一只火笼带到教室取暖,而调皮的黑同学时常用自己的智慧将火笼的功能发挥到淋漓尽致。每次带火笼到学校的同时,他总是不忘从谷仓里抓一把黄豆装兜里,还把母亲用完了舍不得丢的百雀羚瓶子也一并带到学校。课间,他和歪头公挤在座位上或者蹲在学校的角落里,将百雀羚瓶子底座的半个身子埋在火笼里,再从口袋里抓几颗豆子放在里面煨。过个几分钟,就会有调皮些的豆子,从百雀羚的瓶子底部爆出来刷存在感,紧接着,熟黄豆独有的香味儿便隐隐地从火笼底部飘上来,将孩子们的馋虫都勾了出来。

  青竹冬天多冰冻,屋檐底下、有活水流动的岩石上,都会挂满冰凌。歪头公和黑头颈总爱把冰凌摘下来吃,他们徒手抓着冰凌,一边哈着气,一边舔着晶莹剔透的冰凌。鼻涕流下来了,便用袖子一抹,时常还能看到在那一抹之后,连接鼻子和袖子之间那些长长的拉丝儿,蔚为壮观。山里的孩子,鲜少能吃到真正的冰棍,他们品着大自然用山泉水为他们做的天然冰棍,虽然手冻得通红,却仿佛能从冰凌里吃到了一个神奇的世界,在冬日太阳的暖光里,他们眉眼间尽是欢笑。

  看电影对于童年时代的黑头颈和歪头公来说,是一种奢侈的享受。村里放电影他们自然不会落下,就连邻村的电影,他们也会成群结伴走上五、十里路跑去观看。黑头颈同学说,他曾经有一次为了看电影《铁道游击队》,和小伙伴们一路走到附近的岱根村去看。天黑路远,对于文化生活的向往,仿佛像是一盏指路的明灯,牵引着他们翻山越岭去感受电影的魅力。也许,正是这种求知的欲望,让他们懂得只有通过自身的努力才能改变生活现状,也让以黑头颈和歪头公为代表的那代青竹人,从艰苦的生活中一路走来,在勤奋好学中练就吃苦耐劳的品质,从艰难岁月里磨练出一颗懂得感恩的心,更加懂得发自内心地热爱生活,在任何境遇中都能够积极向上,从善如流,也更加珍惜当下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

  





( 责任编辑:庆元县文广旅体局)
 
 

主办:庆元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备案号:浙ICP备10007696

浙公网安备 33112602000045号 网站标识码:3311260001

建议分辨率1024*768 建议使用IE8.0浏览器浏览本站